被玩坏的《叶问》IP起死回生,完结篇剑指十亿票房

被玩坏的《叶问》IP起死回生,完结篇剑指十亿票房
发劲出手不用力,松沉透脆,劲短意长,收发自如,这就是咏春拳的特点之一。 讲述咏春一代宗师叶问的系列电影《叶问》,同样具有这一特点:制胜之处全在内劲。从第一部到第四部,无论是主演甄子丹表演风格的转变,还是故事中眼花缭乱的功夫与温馨的文戏,豆瓣评分在7分上下的《叶问》系列,都让人仿佛回到香港功夫电影的巅峰时刻。 被金融玩法过度消费的《叶问3》将中国电影产业毒瘤挑破,一个好IP被玩坏的唏嘘声后,《叶问4》归来,力压同期上映的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以及科幻大片《星球大战9》,截至1月1日17时,票房突破8亿元。 “或许是武戏太过分散,《叶问4》虽缺乏前三部的酣畅淋漓感,但必须承认,它是实诚的功夫片,演员真打,而且影片没有把功夫拔高成‘幻术’与‘玄学’。无论是系列电影,还是叶问这个IP,《叶问4》算是体面的完结篇。”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认为。 逃脱续集魔咒? 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续集都是难啃的骨头。如果拍砸了,无法超越前作,意味着一个IP的价值削减甚至终结,这一点,连经验十足的好莱坞都很难逃脱。 去年11月底上映的《冰雪奇缘2》时隔6年后回归,票房不断刷新,口碑却成为槽点。《灰姑娘》《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等系列电影也曾面临这样的窘境,以至于很多人并不知道它们有续集。 华语电影尤其是香港电影辉煌时期,虽然打造过《警察故事》《黄飞鸿》等多个系列电影,但多数IP系列逃不过续集魔咒,“系列不过三”算是不错的结局。近年,《泰�濉芬浴昂诼怼弊颂�出圈,到第二部《港�濉罚�情感线显得不那么有力,豆瓣评分跌至5.7分,随着口碑渐低,“�濉毕盗械氖倜�尚且难说。 《叶问》系列的命运也是如此。2008年,中国电影产业在资本市场大放异彩,甄子丹主演的《叶问》在当年底的贺岁档上映,首周末票房破3000万元,总票房近亿元。 但如果按照公开信息总投资为1亿元计算,即便作为同档期的“黑马”,《叶问》也没有给投资方带来盈利――收回成本,票房至少要达3亿元。但高质量制作的《叶问》不仅让甄子丹跻身功夫巨星之列,也树立了口碑。于是,投资方之一东方电影趁热打铁,在2010年推出《叶问2:宗师传奇》,票房与口碑还不错。 等到《叶问3》上马,前两部的制片人之一安晓芬放弃了参与这部影片的制片工作。“我认为时机不成熟。《叶问》的成功引发关于咏春派大师叶问的IP拍摄热,我很怕把‘叶问’这个品牌做坏,也怕观众有审美疲劳,一直就认为应该再等等。” 2016年,声势浩大的《叶问3》挺进贺岁档。这一年,中国电影产业在大量资本的搅动中翻滚向前,IP热已炒了两年,《叶问3》最终沦为IP价值最大化的试验品――意在二级市场发横财的投机者最终将这部影片推到了舆论的另一头,“幽灵票房”等毒瘤在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豆瓣评分也跌至6.4分。 而随着事件被揭露以及后期主投资方一系列问题浮出水面,《叶问3》被坊间列入“IP死去”的典型案例,也成为了中国电影产业资本遇冷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一个体面的完结篇 “客观地说,《叶问3》本身的电影质量不低,延续了前作两部电影的超高打斗水平。但因为错误的宣发方式,被影迷自觉抵制,电影成了宣发的牺牲品。而IP生死论更是不成立,因为,叶问就是叶问,他的故事,他的传承就在那儿,并没有改变。”朱玉卿认为。 2018年初,《叶问4》正式开拍,主创团队没有改变,故事结构也没有太大突破,回到类功夫片的传统模式:中国人遭受外国人的欺压歧视,英雄挺身而出,用中国功夫教训了洋人,长了中国人志气与威风。不同的是,几部前作中,叶问打了日本人、英国人,这次则打了美国人。 《叶问4》的投资方中,除了黄百鸣的公司外,多了上海博纳文化传媒、万达影视、猫眼文化、天马影视等十多家联合出品方,其中上海博纳文化传媒为找到主旋律电影成功秘诀的博纳影业子公司,预示着出品方可能要将这部多少有些主旋律味道的电影往这一方向推广。 有评论认为,影片剧情上过分强调民族情绪、刻意渲染家国仇恨等设定在当下显得“故意而老套”,但紧密戏剧冲突设定与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动作场面,还是让《叶问4》从同档期电影中脱颖而出。 依以往贺岁档的票房表现来看,这部电影的票房过十亿不成问题。但如果投资成本在4亿元左右,那该片盈利的空间并不大。不过,豆瓣7.3分、票房不错的《叶问4》足以将《叶问3》丢失的面子给找回来,算是系列影片较为完美的结局。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etaksini.com